子曰:“師摯之始,《關雎》之亂,洋洋乎盈耳哉!”

【原文】
 
8.15 子曰:“師摯之始①,《關雎》之亂②,洋洋乎盈耳哉。”
 
【注釋】
 
①師摯之始:師摯,魯國樂師,名摯。始,樂曲的開始,一般由太師演奏。摯是太師,所以說師摯之始。
 
②亂:樂曲的結尾。
 
【翻譯】
 
孔子說:“從太師摯開始演奏,到結尾演奏《關雎》樂曲的時間里,美妙動聽的音樂都充盈在耳邊。”
 
【解讀】
 
音樂可以端正人心
根據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的記載,這件事情應該是在孔子從衛國返回魯國后發生的,這是他在聽到魯國樂師摯演奏完音樂后的評價。在樂師摯演奏的過程中,孔子一直都聽得很認真,甚至還有些如癡如醉。聽完之后,還發出“洋洋乎盈耳哉”的贊美。不難想象,當一首內涵豐富、演奏手法多樣,而且聲音又很美妙的樂曲在耳旁響起時,它會帶給我們多少美好的感受。這種美妙樂曲,會讓人不知不覺陶醉其中。
 
在傳統文化中,作為禮樂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,音樂并不是單一的藝術表現形式,它不僅可以陶冶人們的性情,提高人們的審美情趣,還能引導人們向善,是禮的一種特殊表現形式。而且,樂和禮又是緊密相連的,代表著深厚的文化和思想。在西周時期,在有禮儀儀式舉行的場合,必須有人奏樂。比如在祭祀禮中,莊嚴肅穆的儀式必須配合中正平和的樂曲;在饗宴禮中,就要演奏輕松快樂的樂曲。不僅如此,還要根據人們的身份、地位選擇不同的禮儀形式和音樂,這就是禮樂制度。
 
孔子一直都在為恢復禮樂制度而努力,并將“禮樂”作為自己教育弟子的重要內容。在他看來,音樂不僅是藝術的一種高級表現形式,它還是和諧的體現,真、善、美的統一體。只有經過這種音樂的熏陶,才能讓人們知禮、懂禮、守禮、護禮。孔子的這一思想,對后世有著深遠的影響。歷朝歷代的皇帝大臣,都重視樂的作用,無不倡導醇正優雅的音樂,并對靡靡之音保持高度警惕。
 
東漢初年,大臣宋弘向朝廷推薦桓譚,認為他學識廣博,人才難得。光武帝信任宋弘,便任命桓譚為議郎、給事中。桓譚擅長彈琴,奏出的樂曲美妙輕柔。光武帝聽后十分喜歡,每次宴會總是叫桓譚彈琴助興。宋弘知道后很不高興,認為這音樂不夠莊重,對桓譚很不滿意。有一天,宋弘身穿朝服,坐在大司空堂上,派人去叫桓譚。剛從宮中退出的桓譚來到大司空府堂,宋弘便責備道:“我推薦你做官,是希望你能用道德學問輔佐君主,但是,現在你竟然給皇上演奏鄭衛之聲,損害雅樂,這可不是忠正之士該做的。你打算自己改正,還是等我依法糾舉你呢?”桓譚一聽,便趕忙叩頭認錯,宋弘教訓他很久,才讓他離開。后來,光武帝宴請群臣時又叫桓譚彈琴。桓譚不敢不彈,但因宋弘在坐,非常不安,怎么彈也彈不好。光武帝很奇怪,就詢問桓譚。桓譚不答,宋弘便離開座位,站起來向光武帝陳說其中緣由。光武帝一聽,立即收斂神情,向宋弘道歉,并免去了桓譚給事中的職務。
 
在古代社會里,音樂有著制度性的意義,并被朝廷用來端正人心,敦厚風俗,希望借此教化民眾,達到以樂治國的目的。所以,對莊重平和、悠揚和諧的雅樂十分推崇,而對輕浮萎靡的音樂持反對態度,甚至加以禁絕。在本章中,孔子贊美的“樂”,就是充滿和諧意蘊,能夠端正社會風氣的雅樂。
評論..
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