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疾病,子路使門人為臣。病間,曰:“久矣哉,由之行詐也!無臣而為有臣,吾誰欺?欺天乎?且予與其死于臣之手也,無寧死于二三子之手乎!且予縱不得大葬,予死于道路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9.12 子疾病,子路使門人為臣①。病間②,曰:“久矣哉,由之行詐也!無臣而為有臣。吾誰欺?欺天乎?且予與其死于臣之手也,無寧死于二三子之手乎?且予縱不得大葬③,予死于道路乎?”
 
【注釋】
 
①為臣:臣,指家臣,總管。孔子當時不是大夫,沒有家臣,但子路叫門人充當孔子的家臣,準備由此人負責總管安葬孔子之事。

②病間(jiàn):病情減輕。間,空隙,引申為有時間距離,再引申為疾病稍愈。

③大葬:指大夫的隆重葬禮。
 
【翻譯】
 
孔子病重,子路讓孔子的學生充當家臣準備料理喪事。后來,孔子的病好些了,知道了這事,說:“仲由做這種欺詐的事情很久啦!我沒有家臣而冒充有家臣。我欺騙誰呢?欺騙上天嗎?況且我與其死在家臣手中,也寧可死在你們這些學生手中啊!而且我縱使不能按照大夫的葬禮來安葬,難道會死在路上嗎?”
 
【解讀】
 
任情不可逾禮
一直以來,好心腸的人都會受到社會的稱贊。但是,有時候這些人也可能會費力不討好,將好事變成壞事。在本章中,子路本是好意,他打算以大夫之禮為老師治辦后事,想把老師的葬禮辦得風光些,讓孔子享受死后的哀榮。但是,按照周禮,孔子沒有資格以大夫之禮安葬,所以,子路的做法就違反了禮制,是一種嚴重的僭越。這對于把禮制看得比命還重的孔子來說,顯然是不能接受的。如果真的按大夫喪禮安葬孔子,那只能讓他蒙羞。故而,孔子才會對子路發出憤怒的指責。
 
中國是個重視人情的社會,對情深意重的人也特別看重。但是,很多時候,人們往往會因為表達情感而逾越制度,造成嚴重后果。在古代生活中,對父母的孝敬之情是最為社會看重的,但即使如此,也不能因為孝敬父母就違犯制度。貧民之家,也許對社會影響不大,但如果是皇家或高官之家,有可能會引發嚴重后果。西漢景帝時期,周亞夫與皇帝意見多有不合,景帝對他非常不滿,但因為他功勞太大,也不好動他。可是,周亞夫的兒子做了件越禮的事,讓皇帝抓住了把柄。周亞夫年老了,他的兒子想在父親去世后把葬禮辦體面些,便從為皇室制作器具的工匠那里買了五百件盔甲盾牌,準備將來給父親殉葬用。這些器具都很笨重,周亞夫的兒子請人搬運但沒有給夠工錢。其中有人很不滿,就告發周亞夫,說他偷偷購買皇家器具,準備反叛。漢景帝知道后,便讓廷尉審訊周亞夫。周亞夫根本沒有造反的想法,當然矢口否認。但是獄吏揣摩皇帝的心思,便誣陷說他想到地下造反,并把他囚禁在監獄,嚴刑逼供。周亞夫十分生氣,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議,最后吐血而死。周亞夫死得很冤,但是,如果不是他的兒子購買皇家兵器,僭越在先,恐怕也不會有這個悲劇。
 
古代官場上,下級官員對德高望重的上級往往十分尊敬。為了充分表達這種敬意,他們會用高出相應規格的禮儀來接待上級,這也會造成不良后果。對這種事情,正人君子是堅決抵制的。明朝晚期,名臣海瑞便因恪守禮制而名揚天下。海瑞雖然博學,但他沒有中過進士。他是以舉人身份進入官場的,最早代理南平縣教諭。他上任不久,有位督學到學宮視察,學宮的官員竟然向御史行跪拜禮。按當時的制度,他們無需行跪拜禮,但他們為了表示對上級官員的敬意,也可以說是為了討好上級官員,所以行高出相應規格的大禮。海瑞精通禮制,沒有趨炎附勢,也沒有隨波逐流,而是按禮作了個揖。事后,同事們都責怪他不太懂規矩,他說:“我如果到督學所在的衙門的話,應當行部署之禮,讓我跪拜我沒有二話。但學宮是老師教育學生的地方,所以不能行此大禮。”當時行禮的時候,他站在中間,兩個同事跪伏在地,儼然一個筆架,因此海瑞得名海筆架。海瑞遵守禮制,留下千古美談,而他的那兩位同事,卻成了陪襯的小丑。
 
不管出于何種目的,在表達自己情感的時候,都應該自覺接受制度的約束,如果超出相應的規格,就會在自己品行上留下污點,甚至會給自己招來災禍。不僅如此,這種行為會敗壞社會風氣,所以不可不慎。
評論..
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