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出則事公卿,入則事父兄,喪事不敢不勉,不為酒困,何有于我哉?”

【原文】
 
9.16 子曰:“出則事公卿,入則事父兄,喪事不敢不勉,不為酒困,何有于我哉?”
 
【翻譯】
 
孔子說:“出外便侍公卿,入門便侍奉父兄,有喪事,不敢不勉力去辦,不被酒所困擾,這些事我做到了哪些呢?”
 
【解讀】
 
修德重在自律
人們修身養性最重要就是得自覺自律,用理性約束自己的言行,只有這樣才能成為有德之人。在本章中,孔子講的雖然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,里面卻隱含著做人的大道理。只是由于我們修養不夠,很難體會到這些道理的奧妙罷了。
 
孔子在本章中這幾句話,實際上是對自我修養所提出的具體要求。所謂“出則事公卿”,即在外為政就得恪盡職守,做個稱職的官員,這是“忠”的體現。其實,對于現代人而言,不管你是為官也好,還是公司里的職員也罷,最重要的也是恪盡職守。不要覺得這只是一件小事,就覺得很容易做到。也許有人可以在短時間內保持著這種狀態,但是時間久了呢?倘若不能一直堅持下去,就會在工作上形成疏忽,給企業或組織帶來損失。因此,大家在這方面一定要注意。
 
“入則事父兄”,說的是在家就得盡心盡力地孝敬父母,友愛兄弟姐妹,這是“孝”的體現。正所謂,百善孝為先。孝悌本來就是儒家文化的核心理念,對于個人來說,則是立足于這個社會的根本。倘若一個人能夠孝順父母、友愛兄姊,那他就擁有著一顆善良仁慈的心,只有這樣才能擴而充之,仁愛天下之人。倘若一個人連自己的父母兄姊都不顧,難道你還奢望他會對其他人仍有仁愛之念嗎?
 
接下來是“喪事不敢不勉”,即參加喪葬之事要盡心竭力,盡量做得周到細致,這是“敬”的體現。生老病死本是人生大事,孔子在此處用“不敢不”,就足以證明了他對喪葬之事的敬畏之心。我們都知道,孔子對于生死的敬畏,就是他為人處世的態度。因為這種敬畏,讓他時刻都保持著謹慎,不敢有絲毫的松懈。因此,只要有他參加的喪事,他肯定會盡心竭力,在態度上表現地十分恭敬。在他看來,這既是對死者的恭敬與緬懷,也是在給生者作出表率,更表現出了他對生命的熱愛與虔誠。
 
最后是“不為酒困”,即不沉湎于酒精,這是“慎”的表現。有時為了某些禮節上的來往,可以適量飲用酒水,這是比較正常的事情,也不會生出什么亂子。但若過于沉湎于酒精,不但會給人們的身體造成危害,甚至還會因此而釀成大禍。在我國,酒文化有著悠久的歷史,上至帝王將相,下至平民百姓,真正不喝酒的人還真不多。歷史上,因酒誤事的比比皆是。三國時期的張飛,便是因為醉酒丟了徐州,使劉備無家可歸。歷朝歷代的昏君暴君,幾乎都是貪酒好色之輩,譬如夏桀、商紂。
 
以上這幾點,對于有高深修養的人來說,確實沒有多大的困難,但是一般人卻不容易做到。能把這些簡單的事情長期堅持,毫不懈怠,差不多就是君子了。
評論..
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