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衣敝缊袍,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,其由也與!‘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’”子路終身誦之,子曰:“是道也,何足以臧?”

【原文】
 
9.27 子曰:“衣敝缊袍①,與衣狐貉者立②,而不恥者,其由也與?‘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’”子路終身誦之。子曰:“是道也,何足以臧?”
 
【注釋】
 
①衣(yì):穿,當動詞用。敝:破舊。袍:用亂麻襯在里面的袍子。
 
②狐貉.用狐和貉的皮做的裘皮衣服。
 
③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:見《詩經衛風.雄雉》。忮(Zhì),嫉妒。
 
【翻譯】
 
孔子說:“穿著破舊的袍子,與穿著狐貉裘皮衣服的人站在一起,而不覺得羞恥的,大概只有仲由吧!《詩》上說:‘不嫉妒,不貪求,為什么不好呢?’”子路聽了,從此常常念著這句話。孔子又說:“僅僅做到這個樣子,又怎么算得上好呢?”

【解讀】
這一章記述了孔子對他的弟子子路既表揚又提醒的教誨。孔子教育學生總是針對個人不同稟賦和個性而有的放矢。他對子路的優點進行表揚,但見子路一聽到表揚就喜上眉梢,得意洋洋,一直吟誦著這句詩,就說:“僅僅做到這個樣子,又怎能算是好呢?”希望子路不要滿足于目前已經取得的成績,因為僅是不貪求、不嫉妒是不夠的,還應該有更高更遠的志向,成就一番大的德業。
評論..
  • 全部評論(0
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