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佾篇

子夏問曰:“‘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為絢兮’何謂也?”子曰:“繪事后素。”曰:“禮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與言《詩》已矣。”

子夏問道:“‘輕盈的笑臉多美呀,黑白分明的眼睛多媚呀,好像在潔白的質地上畫著美麗的圖案呀。’這幾句詩是什么意思呢?”孔子說:“先有白色底子,然后在上面畫畫。”子夏說:“這么說禮儀是在有了仁德之心之后才產生的了?”孔子說:“能夠發揮我的思想的是卜商啊!可以開始和你談論《詩經》了。”

詳細翻譯

子曰:“夏禮,吾能言之,杞不足征也;殷禮吾能言之,宋不足征也。文獻不足故也,足則吾能征之矣。”

孔子說:“夏代的禮儀制度,我能說一說,但它的后代杞國不足以作證明;殷代的禮儀制度,我能說一說,但它的后代宋國不足以作證明。這是杞、宋兩國的歷史資料和知禮人才不足的緣故。如果有足夠的歷史資料和懂禮的人才,我就可以驗證這兩代的禮了。”

詳細翻譯

哀公問社于宰我,宰我對曰: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使民戰栗。”子聞之,曰:“成事不說,遂事不諫,既往不咎。”

魯哀公問宰我,做土地神的神位應該用什么木料。宰我回答說:“夏代人用松木,殷代人用柏木,周代人用栗木,目的是使百姓戰戰栗栗。”孔子聽到這些話,告誡宰我說:“已經過去的事不用解釋了,已經完成的事不要再勸諫了,已過去的事也不要再追究了。”

詳細翻譯

子曰:“管仲之器小哉!”或曰:“管仲儉乎?”曰:“管氏有三歸,官事不攝,焉得儉?”“然則管仲知禮乎?”曰:“邦君樹塞門,管氏亦樹塞門;邦君為兩君之好,有反坫。管氏亦有反坫,管氏而知禮,孰不知禮?”

孔子說:“管仲的器量太小啦!”有人問:“管仲節儉嗎?”孔子說:“管仲有三處豪華的公館,他手下的人從不兼職,怎么能稱得上節儉呢?”“那么管仲懂禮儀嗎?”孔子說:“國君在宮門前立了一道影壁,管仲也在自家門口立了影壁;國君設宴招待別國君主、舉行友好會見時,在堂上設有放置空酒杯的土臺,管仲宴客也就有這樣的土臺。如果說管仲知禮,那還有誰不知禮呢?”

詳細翻譯

儀封人請見,曰:“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嘗不得見也。”從者見之。出曰:“二三子何患于喪乎?天下之無道也久矣,天將以夫子為木鐸。”

儀地的一個小官請求會見孔子,說:“凡是到這個地方的君子,我沒有不求見的。”孔子的學生們領他去見孔子。出來以后,他說:“你們幾位為什么擔心失去官位呢?天下無道已經很久了,因此上天將以孔夫子為圣人來教化天下。”

詳細翻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