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木賜

端木賜(公元前520-前456年),姓端木,名賜,字子貢,比孔子小三十一歲,衛國人。孔子弟子與孔子的問答之言,見于《論語》的,以他為最多,孔子器重他僅次于顏回。子貢口才很好,善于雄辯,曾靈活地運用《詩經·衛風·淇奧》中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的詩句來回答老師的提問,孔子認為子貢的回答十分貼切,故而稱贊子貢“始可與言《詩》已矣”。而且說子貢“告諸往而知來者”,認為他對該詩的理解達到了心領神會的地步。故他被列為言語科之優異者。子貢有濟世之才,辦事通達,孔子曾稱其為“瑚璉之器”。曾任魯、衛兩國之相,是春秋末期有名的外交家。昔年齊欲伐魯,魯國有傾覆之危,他在齊、吳、越、晉諸國間游說,使吳國攻齊,從而保全了魯國。他還善于經商,曾經貨殖于曹、魯兩國之間,富致千金,為孔門弟子中首富。孔子說:“賜不受命,而貨殖焉,億則屢中。”

司馬遷作《史記·仲尼弟子列傳》,對子貢這個人物所費筆墨最多,其傳記就篇幅而言在孔門眾弟子中也是最長的。可見子貢的非同尋常。他學績優異,文化修養豐厚,政治、外交才能卓越,理財經商能力高超,其影響之大,作用之巨,是孔門弟子中無人所能企及的。

在孔門弟子中,子貢是把學和行結合得最好的一位。他的名聲地位甚至一度超過了他的老師孔子。當時魯國的大夫叔孫武叔就公開在朝廷說“子貢賢于仲尼”。他聽到后,堅決地予以辯止,忠實維護孔子的聲望和地位。司馬遷認為孔子的名聲之所以能布滿天下,儒學之所以能成為當時的顯學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子貢推動的緣故。子貢與子路一文一武,猶如孔子的左右手。孔子死后,他與同窗弟子一起為孔子服喪三年,又獨自守墓三年,師生之情勝過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