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論語》中多次提到“友”,其基本意思是朋友。上古時,同門(師)為朋,同志曰友。所謂“同志”,就是指不共學而志向相同的人。《論語》中常常“朋友”連用。例如,“朋友切切偲偲”(《論語·子路篇第十三》)、“事君數,斯辱矣,朋友數,斯疏矣”(《論語·里仁篇第四》)。
 
孔子的交友之道,是與他的政治理想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的。曾有人問孔子,為什么不參與政治?孔子引《尚書》上的話回答道:“書》云:‘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。’是亦為政,奚其為為政?”(《論語·為政篇第二》)意思是說,把孝順父母、友愛兄弟這種風氣影響到政治上去,也就是參與政治,并不是非要做官才算參與政治。孔子交友有個原則,即“無友不如己者”(《論語·學而篇第一》)。子貢問孔子,如何去培養仁德?孔子回答說: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賢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”(《論語·衛靈公篇第十五》)孔子希望通過交結這種比自己強、位在自己之上的朋友去對政治施加影響。孔子的這種思想,自然影響到自己的弟子。曾參就曾說:“君子以文會友”,然后“以友輔仁”。(《論語·顏淵篇第十二》)
 
孔子待友,首先是誠實。他說:“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”(《論語·公冶長篇第五》)孔子的弟子曾參就很注意這一點,他“日三省吾身”,檢查自己“與朋友交,而不信乎”(《論語·學而篇第一》),看看待朋友是否誠實。孔子在誠實待友的同時,也希望得到朋友的信任。他說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。”(《論語·公冶長篇第五》)這是他的志向。其次,便是施加影響,亦即勸告、引導。子貢詢問對待朋友的方法。孔子告之曰: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則止,毋自辱焉。”(《論語·顏淵篇第十二》)孔子交友很慎重,他說:“益者三友,損者三友。友直,友諒,友多聞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損矣。”(《論語·季氏篇第十六》)他將朋友區分為益友三種和損友三種,認為同正直、信實、見聞廣博的人交友,便有益;同諂媚奉承、當面恭維而背面毀謗、夸夸其談的人交朋友,便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