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于道德或才能,或指富于道德或才能的人。關于“賢”,孔子有很好的論述。
 
孔于提倡“見賢思齊”。他說:“見賢思齊焉,見不賢而內自省也。”(《論語·里仁篇第四》)看見賢人,就要思考如何向他看齊;看見不賢的人,就要自覺地反省自己,檢查自己有沒有類似的毛病。如此自覺、認真地進行道德修養,也一定會成為一個賢人。
 
孔子提倡尊重賢人。例如,“子曰:‘好賢如《緇衣》,惡惡如《巷伯》,則爵不瀆而民作愿,刑不試而民咸服。’”(《禮記·緇衣篇第三十三》)孔子認為,《詩經》中的《緇衣》是一篇“好賢之詩”,希望人們尊重賢人,讓賢人執掌國柄。他還說:“義者,宜也,尊賢為大。”(《禮記·中庸篇第三十一》)“尊賢”是為政的一個重要方面。孔子就是一位尊重賢人的人。例如,子貢問:“伯夷、叔齊何人也?”孔子說:“古之賢人也。”(《論語·述而篇第七》)據《論語》記載,孔子多次稱頌伯夷、叔齊的德操;對同時代的賢人,如鄭國的子產、齊國的晏嬰、魯國的左丘明,孔子都有稱頌的言辭。
 
孔子認為,“賢人在下位而無輔”,則“高貴”者“貴而無位,高而無民”,處在一種危險的境地。從維護統治者的利益出發,孔子主張舉賢用能。他贊美“舉賢援能”的行為,他說:“儒有內稱不辟親,外舉不辟怨,程功積事,推賢而進達之,不望其報。君得其志,茍利國家,不求富貴。其舉賢援能有如此者。”(《禮記·儒行篇第四十一》)他曾批評魯國的大夫臧文仲不提拔賢人柳下惠:“臧文仲其竊位者與?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。”(《論語·衛靈公篇第十五》)孔子認為,舉用賢才是把國家治理好的一個重要方面。“仲弓為季氏宰,問政。子曰:‘先有司,赦小過,舉賢才。’曰:‘焉知賢才而舉之?’子曰:‘舉爾所知;爾所不知,人其舍諸?’”(《論語·子路篇第十三》)孔子贊美周武王重賢任能的做法,武王重用十位賢人,從而推翻了紂的統治,建立了西周政權。
 
孔子“見賢思齊”的觀點,仍有現實教育意義。他的“尊賢舉賢”的觀點,同今天所說的“尊重知識、尊重人才”有相近之處,也值得今人借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