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務本語出《論語·學而篇第一》:“有子曰:‘其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鮮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亂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孝弟也者,其為仁之本與!’”
 
孔子之學所重最在道,故講“君子務本”。這里的“本”解作“根本”,不是樹的根本,是指做人的根本。儒家認為做人的根本在于“孝悌”,孝是孝順父母,悌是敬愛兄弟。孝,是人之為人應具有的基本道德,也是修身的基本法則。人能有孝悌之心,自能有仁心仁德,好像樹木之生于根。本立而道生,故做人貴在“務本”,要促進誘發孝悌之心,要養護成全為仁之道。
 
“孝”是中國古代社會君臣士庶所共同遵守的至德。一個人能做到“孝悌”,心情自然平和順達,自然不會做出犯上作亂的事情來。政治上沒有亂臣賊子,天下自然一片清寧。故要天下太平,就要先提倡孝悌之道。國家由一個個家庭組成,家家孝悌,人人和順,國家才會長治久安。孝道以“無違”為主,要承順親志、承歡親心。但道理容易說,做起來卻不那么容易了。
 
《左傳》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:晉獻公有八個兒子,其中太子申生、公子重耳、夷吾三個人都非常有才干。獻公攻打驪戎,得到美女驪姬,寵愛至極。驪姬生了兒子奚齊,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,她希望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。于是便和朝中小人勾結,設計先將申生、重耳、夷吾三人調離京城,派到比較偏遠的地方去駐守,使得晉獻公與他們的父子感情漸漸淡薄。不久,驪姬又趁獻公打獵外出之際,讓申生回來祭母。申生拜過后把祭肉和祭酒送到京城呈獻給父親——這是古代禮節。驪姬將下了劇毒的酒肉呈給獻公,獻公用酒祭地,地上冒起白煙,把肉給狗吃,狗死了,獻公又讓一名隨從食用,隨從也死了,獻公于是心生殺機。申生聽說此事后,既不愿逃走,也不愿宣揚真相,說:“父王失去驪姬,一定會居不安,食不飽。我去說明真相,驪姬一定有罪。父王年紀大了,做兒子的不能讓他開心,又怎能去奪他所愛。”于是自殺身死。史書記載“晉侯殺其世子申生”。申生為了順父親之意而死,卻使父親背上殺子的惡名,所以后代史家以“恭世子”稱他,而不是以“孝”來贊許他。
 
孔子說,父親用小棍子打我們就忍著,用大棍子打我們就跑,不能陷父親于不義之地。父母有不對的地方,我們要婉言勸諫。父母不聽,還是要尊敬父母,但也不放棄自己的正確主張。廣義地說,一個人實行了作為人最起碼應該做到的事,堅守作為人最起碼應該堅守的原則,就可以算是“務本”了。